文物史料
快捷通道
 
  • 欢迎访问天津市烈士陵园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文物史料 > 烈士事迹
 李良烈士事迹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293     更新时间:2019-08-23

李良,原名林曾同,1918年2月2日出生。福建省闽侯县人,1928年至1938年期间在北京念书,北京大学外国语系毕业。

1938年至1945年李良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伪华北政委会任科员、副科长、咨议。后在华北编译馆干事,德国海通翻译“正报”编辑。这期间正值抗日战争时期,他思想进步,倾向革命,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掩护我党的地下干部。

1945年李良同志参加革命工作,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天津做地下工作。时值解放战争时期,在白色恐怖下,李良同志机智勇敢地同国民党反动派、美帝国主义进行着隐蔽的斗争。多次获得敌人的重要情报,为解放北京和解放天津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解放后李良同志历任天津市公安局政保处科员、副科长,公安学校副主任,南开大学外文系教研室副主任等职,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兢兢业业,为保卫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做出了贡献。1963年,根据对敌斗争的需要,党组织派他去执行特殊任务,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党交给的任务。奔赴艰难的战场,走上了对敌斗争的第一线。临走前他用两句古诗和亲人告别:“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就这样,他抱着随时为党的事业捐躯的决心踏上了征途。在艰苦的对敌斗争第一线,他不顾个人安危,遵照党的指示在复杂的环境中英勇顽强,克服困难,进行着艰苦的斗争并取得了好的成果。

文革开始了,林彪“四人帮”一伙把公安机关看成是他们篡党夺权的一大障碍。为破坏党的公安工作,迫害广大公安干警。在江青、陈伯达及在天津的死党的密谋策划下,一场灾难性的法西斯残酷迫害落在了大批领导干部和干警头上。当时,李良同志执行任务之后回到天津正在汇报工作,突然有个陌生人跑到他的住处单独向他宣布:“今后不许再与党组织的直接领导人联系了,也不许他们再来了,你的问题也要审查,要先写揭发公检法的材料。“为什么?”对方拒绝向他说明原因就匆匆走了。究竟出了什么事?党组织的直接领导人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要突然卡断他与党的联系?这一连串的问题使他百思不得其解。突然有几个奉命而来的人闯进他的屋里,蛮横地问他为什么不写材料。李良凭着自己多年的公安工作经验和受过的党的纪律教育,深知党的侦察情报人员必须遵守的工作条例。当然不会仅仅根据几个陌生人的口头宣布而俯首听命。他强压愤满,昂首而立。向几个陌生人报以轻蔑的冷瞥。那几个人见威吓无效便又把江青的“二.二一”讲话奉为圣旨,要李良同志识时务,揭发公安局的领导干部并交待自己的问题。“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问题。我认为公安局的主要领导干部和广大骨干都是经过考验的,我不相信他们会垮。”“对我的审查必须通过公安局党组织明确通知我以后,才能写材料。没有党的批准,我一个字也不能写!这是对党负责!”李良斩钉截铁地说。“党已经瘫痪了,已经烂掉了,一切权力归我们。”那几个人恶狠狠地说。“党是不会烂的!”这几个人对党的肆意诋毁使李良十分震惊。他义愤填膺厉声道:“党的路线,党的原则,党的纪律是至高无上的。不许你们这些人任意诬蔑!”这场针锋相对的辩论一直持续到深夜,那几个奉命而来的人被驳得理屈词穷,向斗败的公鸡。恼羞成怒,临走时强迫李良:“写不成材料就站着!”深夜了,人静了,吼的北风狂暴地拍打着李良居室的门窗。李良失去了人身自由。他被监视着,承受着肉体的磨难,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无法扼杀他为真理而斗争的献身精神。他冷静的思考和判断着问题的症结。

虽然一时他还看不清楚,但其中有黑手在作崇,他完全可以肯定。于是他暗下决心,要在这新的战场上为保卫党的原则而战斗。尽管为真理而斗争的道路是崎岖而且曲折的。一连几天,李良的住宅失去了往日的宁静。轮番的围攻,无耻的诽谤,恶毒的辱骂,残暴的毒打都没能让李良屈服,他一个字的材料也没写,他坚决要求恢复与党组织联系,他给部局各级领导的要求得到党组织明确指示的都被扣发。到了这一步,除了一支笔,几张纸就剩下一付血肉之躯了。但他爱真理更胜于爱生命,他果断地宣布进行绝食斗争。经过一个星期的绝食,他的身心受到很大损伤,有人假惺惺表示关心,要给他输液,要给他灌牛奶,他立即予以拒绝。来人马上挥拳扑向他,把他捆绑起来数次强行输液,还在输液输奶时掺了大量的盐故意造成他的干渴。再用水来刺激使李良给他们写材料。他们还剥夺了李良同志身上庄严的公安制服,捆住他的手脚,堵住他的嘴巴,揪住他的头发每天两次强行灌食。他们践踏社会主义法制,用共产党人历来鄙弃的各种法西斯肉刑对李良进行令人发指的迫害。不久他们把李良秘密移送到一个隐蔽的角落,进行攻心战术。他们给他放林彪、江青等人的讲话录音。然后说连中央的大干部都出了问题。公安局的领导干部更不在话下。要他认清形势,改变态度老实交待问题,并对他说,只要照他们说的去做,交待出他执行的什么任务?怎么干的?谁批准他干的?他们就可以解放他。话说到这里李良才彻底明白,这伙人用法西斯式办法逼他揭发交待的原来是想让他讲出自己离京外出的任务,想从中做文章以此打击陷害公安局和公安部的领导干部,破坏党的公安工作。但他的任务直接涉及党的重要机密。对此,他再也不能沉默来对待他们了。于是,他义正严辞地说:“这是党的机密,没有党的批准我没有权力告诉你们!”不久,一个砸烂公检法的大会在腥风血雨中开场了。李良被拖到大会上,以背叛投敌的虚构罪名遭到公开批斗。面对敌我颠倒,是非混淆,亲痛仇快的这一切,李良始终气宇轩昂地抬着头,挺着腰,面色坚毅,两眼无所畏惧地审视着这一切。他的头被一次次强按下去,但他又一次次地昂起来。在这次大会上,李良被那些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宣布逮捕入狱,并被关进死囚牢房。李良身陷囹圄,但他仍然关心着党的事业。他一面以钢铁般的意志坚持绝食斗争,一面写了大量的信件揭发批判林彪“四人帮”。为公安机关的老干部进行申辩。然而,信件一封也没寄到收信人的手上。全被扣下塞进了李良的“罪行”挡案材料中。1969年2月,李良的生命已经垂危,监狱医生见他双目紧闭,双唇肿烂,身体已经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三次提议把他送进医院输血抢救。但三次都遭到惨无人道的拒绝。终于,李良这位战斗在公安战线上的好党员好干部经过了49 天的绝食斗争,没有给林彪“四人帮”提供一个字的材料,也没有留下一句口供。最后他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悲壮的为党的事业而英勇献身的英雄颂歌。粉碎“四人帮”后,李良同志的冤案得到了昭雪。他同国内外、党内外的敌人宁死不屈的斗争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为党的事业而奋斗。李良同志不愧为公安战线上的一名英雄。经上级机关批准,追认党的好干部、共产党员李良同志为革命烈士。